Oops! It appears that you have disabled your Javascript. In order for you to see this page as it is meant to appear, we ask that you please re-enable your Javascript!

關於衣服,一段遙遠又熟悉的回憶

(外婆的照片)

        對做衣服的印象,大約是源起小的時候去外婆家,看外婆用腳踩式的縫紉機,一針一針的縫製家裡需要的布料用品,有的時候是碎花褲,有的時候是件線條簡單的棉上衣,也有過枕套和其他家居用品,每每看到大人坐在縫紉機前,剪刀裁啊裁的,半天過去,就會有一件新衣服出現,對不懂事的我來說,那是一種神奇的魔法。

(左邊是我,又邊年紀較長的是老哥~)

       後來,外婆的年紀漸長,來南部跟我們一起住,她做不動衣服了,我們的衣服也大多是上街選購,外婆拿到媽媽幫忙買的新衣時,會翻開來看看裡面的車縫線和做工,感受一下衣服的質料再上身,一穿就會穿好多年。

        而我小時後特別好動,常常一件新衣服沒多久就被我弄得坑坑疤疤,外婆總是會仔細檢查剛洗好的衣服,如果發現有破洞或是鬆脫的鈕扣,就會坐在椅子上,拿起針線細細的縫補起來,有時破的洞大了,外婆會找相近顏色的布料剪一塊下來縫上去,我特別喜歡這種方式,認為這樣好像又穿了件不一樣的衣服,所以只要穿上有補貼過的衣服,我心情都會特別好,一直到長大了,才知道那叫做 – 補丁。

        因為這樣,我對服裝的最深的印象,是應該耐用舒適,當愛護就愛護,不到不得已不輕易丟棄的生活用品。

(外婆每每見到家人來訪都很開心,喜歡聊很多以前的事情)

      上高中以後,學業和命運的安排,多年下來,都沒住在家裡,只知道外婆漸漸走不動了,需要專業的看護照顧,所以回家看外婆,變成是去安養中心看外婆。

        每次去,外婆都會聊好多以前的回憶,我最喜歡聽的是她在湖南家鄉的生活點滴 : 初春時窗子會結霜,要拿一勺熱水澆融開才好開窗、炕上永遠是暖和的,但柴燒完了就不行了,所以要趁天未寒冷前,砍好一落落柴堆在旁邊備著,炕裡的火力不夠時才好添加….等等。

        最後一次長聊,是外婆跟我說衣服要怎麼剪裁,哪邊要收身線,哪邊要用甚麼針法才會好看,湘繡有哪些繡法,如何穿針縫製,可以做哪些裝飾、鞋子是怎麼做,版模怎麼打,雙手在空中筆舞,講了很多很多,我其實都沒聽明白,但是看見外婆開心的講述這些往事時,眼精裡散發的光芒,是我第一次、也是最後一次看到這麼明亮的光彩。

   我記得那天回到家,不自禁的跟老媽說,如果外婆會再來這個世界,她一定會成為一個厲害的服裝設計師。

(外婆用手縫出的圖案,看到時既驚奇也感傷)

   多年後整理家時,理出一箱外婆的衣物,上面手縫的圖案,讓我大感驚奇,拿去問媽媽,她說早期戰亂來台,大家都物資緊缺,街坊鄰居聚在一起晾洗衣物時容易弄亂或失竊,所以外婆養成了在自己衣物上,手縫做記號的習慣,看到這些手縫記號,對外婆的回憶一下子全湧出來,仿佛又看到她皺紋的雙手在撫觸這些衣物的點點滴滴。

(外婆晚年喜歡穿的碎花純棉襯衫)

我沒走上做服飾的路,  手殘的我是連鈕扣都縫不好的,現在回想起來,或許在外婆的年代, 一位女紅好的女性,是帶來幸福、或是生活的保障,所以她才跟我說了那麼多。

  現在,因為感動這些老手藝所以接觸服飾,默默的又與外婆有了些許的交集,也越來越能體會這些平凡的事物,如何在我們摸爬打滾的生命歷程中,像一絲燭光般,提醒自己尚在人間徘迴的意義。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